氣到要爆血管的爸爸,因為蚯蚓粉漸漸的接受我

男朋友說蚯蚓粉對高血壓很不錯,裡面有地龍酵素,所以我就買了一些蚯蚓粉給他吃,但又怕他知道蚯蚓粉是我買的就不吃,才會叫弟弟騙他說蚯蚓粉是他買的。唉~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,他都主動開口還打給我要我回去了,也只能這樣了。

地龍粉=地龍酵素=蚯蚓粉=血栓溶解酵素

氣到要爆血管的爸爸,因為蚯蚓粉漸漸的接受我

「聽說,嘿咧蚯蚓粉是哩買的喔?蚯蚓粉哩買的就說是哩買還叫阿弟騙我說蚯蚓粉是他買的,哩馬金無聊,蝦米時候要回來啦?都不用回來看一下林北的喔!上一次回來到現在都一個多月了,台北到台中是多久,坐高鐵咻一下就到,搞的跟去美國讀書一樣,這禮拜給林北回來啦!電話費很貴我要掛電話了!」

嘟的一聲,爸爸說完他說的話就掛掉電話了,完全沒有留給我說話的空間和意願。他總是這樣,如此專制。我會一個多月都沒回去也是因為上次回去被他發現我的性向,氣的他快要爆血管送醫院,我怕回去讓他看到他又會激動起來,醫生說他有高血壓受不了刺激。男朋友說蚯蚓粉對高血壓很不錯,裡面有地龍酵素,所以我就買了一些蚯蚓粉給他吃,但又怕他知道蚯蚓粉是我買的就不吃,才會叫弟弟騙他說蚯蚓粉是他買的。唉~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,他都主動開口還打給我要我回去了,也只能這樣了。

地龍粉=地龍酵素=蚯蚓粉=血栓溶解酵素

我帶著沉重的心情和在台北買的蚯蚓粉,坐著高鐵,回到台中,我原以為來接我的應該是弟弟或媽媽,沒想到居然是爸爸。

「爸」我有些尷尬的叫了叫他

「阿你提是蝦毀啦那麼大一包」爸看著我那袋蚯蚓粉

「台北買的蚯蚓粉啦!要給你的,人家說這家的蚯蚓粉特別好,用日本進口的紅蚯蚓做的,地龍酵素更多」我回答著

「喔!好啦回去了,你媽煮了一桌菜在等你」爸把安全帽遞給了我,我坐上了機車後座,爸爸的老機車緩緩的前近著,想想已經很久沒有給爸爸載了,這樣的情景上一回好像是我高中的時候了吧。

地龍粉=地龍酵素=蚯蚓粉=血栓溶解酵素

回到家,我把蚯蚓粉拿給媽媽,要媽媽每天給爸爸吃,洗了洗手,大家齊聚的坐在餐桌上,一桌子的菜,幾乎都是我喜歡吃的,有魚又有肉。

媽媽說「你爸喔,知道你要回來,一大早就叫我去買菜,說你在台北一定都黑白吃,說要煮營養一點給你補身體,你爸就是刀子嘴豆腐心」

「賀啦賀啦快吃,巴肚么阿啦!」爸爸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

地龍粉=地龍酵素=蚯蚓粉=血栓溶解酵素

吃完飯後,媽媽藉故要我去幫忙他洗碗,偷偷的和我說,自從上次發現我性向之後,本來很生氣呀!去廟裡問神明該怎麼辦,結果神明跟他說叫他要放吼開,不然這樣會失去一個兒子,後來我也跟他說了很多阿,說家裡還有阿弟傳宗接代不是問題,小孩過的開心比較重要,還說你很孝順還為了他身體健康買了蚯蚓粉,所以他才會打電話叫你回來啦!我想他應該是慢慢的在學著接受了,只是一下子要他完全接受也不太可能,畢竟還要面對親戚朋友的,你給他一點時間,慢慢來。我聽到媽媽這樣說,回頭看了正在看電視的爸爸,沒想到爸爸居然為了我願意學著接受,我當然也不會逼他要一下就接受,能有這樣的開頭我已經很感動了,我想,假以時日爸爸一定能完全接受的。

地龍粉=地龍酵素=蚯蚓粉=血栓溶解酵素

 

延伸閱讀:

https://www.jendae.com/products/力雪達

政治狂熱,阿公激動的血壓高,快來人吶蚯蚓粉!

氣到快爆血管了,用蚯蚓粉來平息